AlZ

第三十章

  玉不大,轲从怀里拿出来在手掌上摩挲,只有轲一半手掌大小。掂掂重量,就这一小块就花掉了她攒的所有积蓄,轲鼓了鼓腮又瘪下去。怕是花木兰不稀罕什么玉吧,也用不上。不曾见她戴过什么饰品,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讨厌玉这些物件。轲叹了口气,自己都不先问个清楚就兀自做了,蠢。

  轲手指从玉的每一瓣花叶上抚过,玉纹在这柔和的日光下透着幽光似在扩散生长,确实好玉。脑海里闪过一块玉玦,不似这块小巧,那块玉尊贵华丽,似是什么人的身份象征,那人把玉交给自己手上,大约还说了什么,可是说了什么呢?那人又是谁呢?正想着,突然脑海里变成了兰陵和木兰,就是早上那个画面,帐里两人背影亲密和谐,转过身来兰陵脸上的笑刺眼极了,轲蹙了蹙眉放下抚玉的手,

  “罢了。”

  她把玉丢在了草丛中,看着就像是丛中开了一朵略小的白色瓣鳞花。这冬日里唯一的一朵,与雪混在一起,毫不起眼。轲转身回长城。

  营里按部就班,训练时间一分不减,还是到傍晚才结束,只是晚上的宴会早就有人开始准备了。这会儿结束将士们自发组织收拾,热热闹闹的。夜幕降临,长城上倒是清静,雪中站哨的士兵一动不动,但也早就开始馋酒了。

  主要是兰陵操持,他准备大办,而木兰的心思完全没有在过生辰上,好在前锋营征战告捷,让她终于放下心。

  兰陵来请她入席,宴会备的差不多了,士兵们都熙熙攘攘的就坐,在受了全营的齐声祝福后木兰也到了主位就坐。长城小队守约和大叔当值没来,木兰扫视了一圈又一圈终是没有见到轲,今日不是她当值啊,怎么不来呢?难道来给自己敬杯酒都不行吗?

  兰陵在木兰身边坐下,细心地为她布菜、添酒,连烤羊排和嫩牛肋都会剔好了再给她,周围士兵纷纷打趣公子细心,将军有福,木兰不冷不热看过去一眼,他们立刻安静了会儿。

  一连几杯清酒下肚,木兰心里的烦闷才去了些。她问一旁的玄策阿轲怎么没来,玄策欲言又止只说在城上,木兰点头不再问下去。她心里也是憋了些气的,今晚于情于理总要来的。一旁兰陵将木兰的问话听入耳中,起了心思,

  “阿轲姑娘许是有什么要紧事耽搁了,方才着人去请也未有答复,不如我去看看。”

  “怎得烦请公子…”

  “无妨无妨,我去看看。”

  玄策白了他一眼,此人谄媚之功又精进一步。

  兰陵在长城塔楼顶上找到了轲,轲坐在黑暗中,月光就笼罩在她身上,仿佛又处在世间最耀眼的地方。几片雪花无声飘落消融在各处,头顶月亮很大很圆好似近在眼前伸手可摸。兰陵看着轲愣了两秒神,一时竟不忍打扰。

  “有事?”

  “阿轲姑娘怎么还在此处坐着?不去喝一杯吗?”

  “不会。”

  “木兰从军多年,除长公主外少有同性好友,阿轲姑娘算一个。今日好歹要去喝一杯。在下此次从都城带来一壶上百年的桑落,阿轲姑娘可愿赏脸一尝?”

  轲抿唇不曾回头看他一眼,兰陵也不在意,又稍微走近了些。常人在屋顶上行走很是危险,而兰陵步伐稳健又轻巧,可见内息不浅。轲没有与他交过手,如今看来,此人身手应是很不错的。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