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二章

        离开长城已日久,虽有白先生和铠但木兰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待轲伤无大碍便准备回北境。婵特意打听到了露娜也会来送行,于是提前了两天往花府跑。虽然木兰不用想都知道婵醉翁之意不在酒,可婵的送行礼是甚合木兰心意,照单全收下。玄策挑花了眼,把露娜的一切消息都给婵透了个底。
  露娜不知道,她来送行还未曾踏进花府,就早已被从头到脚算计清楚了。
  木兰戎装上朝拜别魏王之后便启程。长公主出城十里相送,浩浩汤汤的一行车队全是送给木兰带回北境的慰问礼。故百姓有知是因长公主与花将军闺蜜情深,于是相送十里复十里,露娜来送行途中兼受王命有责护长公主殿下安全。换而言之,婵送多远,露娜就要跟多远,不得先回也不得擅离。
  婵每次说'不舍,再行十里'之时,木兰总觉能看到婵身后生出了只狐狸尾巴正翘着摇晃,好生得意。轲自然也明白这长公主的小心思,看着一个演技精湛的无耻黑心肝,另一个隐忍无奈的心软小白兔,不由得有些好笑。
  婵找遍各种机会找露娜搭话,虽然一般来说只能得简单几个字而已,婵已然满足。那天兽宴是木兰追出来了,本来看到来的不是她,婵气上加气,被木兰劝回来回宴上看到她竟然一直跪在原地,木兰说第一次见她求人,这让人哪里还生的起气。
  卿卿又大了一圈,毛也长长了,虎头虎脑的。婵看着欢喜,可是却摸不得,这小家伙脾气大还十分认人,对着婵伸过来的手又是咬又是吼的,虽然没有咬到人,可是轲这心里也很过意不去。无奈给婵道歉,木兰挥挥手,
  “不怪你,她还小嘛,”说着一把抱过卿卿揉在怀里,“她有防范意识是好事,只认得你我便够了。”
  “呦!花木兰,以前为何没见过你宠哪个到这般地步?”婵笑弯了唇,眼睛在轲和木兰两人身上来回转,“好像她是你二人的孩子一般。”
  轲耳尖染上粉红僵在原地,木兰倒是面色不改,“怎么?你嫉妒啊,你也养一只去啊?”
  婵闻言冷哼一声,眼睛落到不远处那个飘逸出尘的身影上,暗叹口气,
  “自己养多无趣?不过多一份寂寞罢了。”
  轲看了一眼婵,莫名有些酸涩,心下想着便开了口,
  “夜袭长狄部那天看到卿卿时,我一心只想要救她命而已。但缘分这种事,从来都是自己争取来的,若我当时瞻前顾后先放弃,那可能便没有了卿卿。”
  轲声音细腻温柔,和她平日里的气质是截然相反的。木兰揉着卿卿的毛只觉轲难得说这么多话,声音在她脑海里轻抚好听极了,也没有多想。她不知道,如果当时她听懂了轲的话该有多好。木兰哪里比的婵心思玲珑,婵目光盈盈深深的看了轲一眼,心里说不上是感激还是感动,她对轲会心微笑。
  婵不会放弃,最起码她不会让那些狗屁身份阻碍她。深知前路坎坷无比,可是她貂婵绝不会连试一试都不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