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四章

        穿过这片乱草矮树,脚下渐渐有了路。再往前走,轲听到流水声,拨开了遮住眼前的最后一枝蔓叶,循声望去,果然有一汪瀑。瀑布自远处崖壁倾泻而下汇入眼前宽阔无边的深潭,潭水宁静无波很是清澈。两人并肩站在潭边,四下只有水声,教人心底也很宁静。
  站了一会儿,轲不见木兰动作,不由得有些奇怪。难不成这人一大早带自己走了这么远来看风景?当真闲的没事,可自己是有事的,卿卿还饿着呢。正想着,突然崖壁传来响声,一人影似是自瀑布里破水而出,在崖壁垫脚朝这边飞来,当真身轻如燕。略近了些,轲看清此人青衣白纱甚是飘逸,看身量应是女子。不知道此人来意,轲下意识起了戒备。
  这女子轻盈过潭落到了两人面前,直接朝木兰行了跪礼,“将军。”
  木兰伸手扶她起来,轲打量她。此人和铠一样一头银发,五官也与铠有相似,轲猜想应是同乡。木兰介绍这是露娜,今早她们要找的人。
  “就知道你在这里,不曾扰了你练剑吧。”
  “怎会。将军怎么过来了,此次在都城待多久?”
  “几日罢了,不知你可有空陪我在都城走走?”
  “将军好兴致,露娜随时奉陪。”
  于是,三人归。于西市偶然遇见了便服出玩的婵,木兰越是强调偶然越是适得其反,索性与轲默然立于一旁。自己演戏不如看人演戏。
  露娜要给婵行礼被木兰拦住,“西市人多,就不要拘礼了。”
  婵对木兰甜甜一笑,木兰眨眨眼睛,一切尽在不言中。
  露娜除了刚刚一瞬间的错愕和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外,现在与婵两人神色如常,交流通畅。轲已然看透了一切,轻轻'啧'了一声,木兰看过来,两人对视。
  “阿轲,你说,我是否不厚道。”
  “你是说把露娜拐来?”
  “嘿!哪里使得'拐'字?!”
  轲没有再回她,此时婵回头伸手拉了木兰的手腕让落后的两人跟上。轲突然觉得,那个高高在上不近人情的将军也有如此幼稚使坏的一面,轲甚是稀罕。
  四人在集市穿行,走走停停,有婵与木兰在,轲和露娜不说话也算热闹。前面有钟锣声,围了很多人,婵拉着几人要挤过去看,露娜伸手替婵挡开了前面的人,另一只手自然的环住了婵的腰将她护在怀里,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如本能一般,轲看呆了眼,心下好似落入了一团棉花上。突然,有人握了自己手腕,下一秒轲就被木兰拉着挤到了前排。
  原是耍猴子的,轲虽没见过,也并无甚兴趣,倒是木兰兴致勃勃,眼里闪着光,脸上的笑也亮亮的。轲看着她,突然发现自己手腕仍然被她抓着,一时无话。
  四人玩了一天,天色暗下来,正巧走到了都江。夜灯初上,江边很多行人在往江里放莲灯祈愿,江面影影绰绰朦胧阑珊,轲静静看着无名感动有些许熟悉的感觉。等回过神来,木兰不知道从哪里也找来了几盏莲灯分给了婵和露娜,回过头把轲也喊了来。
  露娜给莲灯点上,婵在一旁帮着装好,两人不曾交流却十分默契,一同放进了江里。轲看到露娜放灯时悄悄的护住了婵前倾的身子,而婵的眼睛里始终都是露娜。轲摸了摸下巴,收回眼神,眼前木兰还在摆弄着点灯,她神情专注好似在对着演兵沙盘,可是却笨手笨脚的总弄不好。
  轲弯了弯唇角,从她手上接过莲灯点上,三两下就装好又还给她。木兰挑眉表示佩服,接过莲灯放进江里,回头见轲还现在原地一动不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