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二章(我对副cp是挺偏爱的,戏份很重)

        魏后到底不舍得,禁了两天终是把婵放了。婵十分顺利又溜出宫,她心心念念的都是那双清冷的蓝眸,不知自己失约了好几天那人有没有怪她,有没有一点担心她呢。以至于都没有怀疑为什么出来的这么顺利。
  婵知道露娜几乎从不在自己的府里住,于是去了清风湖,去了晓月塔,去了鼓楼街,也去了西市去寻。在都城找了两天都不见她,质子是绝不得离开都城的,那她又能去哪呢。不得已回宫总还是让她查到了点线索,婵立刻去寻,在山脚下那条街上等到了要上坞城山练剑的露娜。
  她说街上粗鄙,她与自己在这粗鄙的街上游玩了数天,与她在一起那是婵最快活的日子,她却说那些难得的快乐是粗鄙。她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却一丝不苟行着标准礼口里称呼长公主殿下。婵有些震惊,本以为她怪自己失约,想好了无数句哄她的话,可现下,婵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露娜她,还是知道了。果真,她当初选择瞒着她是对的,因为露娜知道自己身份那天,就是婵失去她之日。
  婵看着她的发顶,心里登时便痛了起来,僵在半空的手好一会才找回知觉收了回来。
  “你这几天一直在山上吗”
  “是,练剑需静”
  “你不抬头看看我吗?”
  她还是动也不动,婵攥紧了衣角。
  “失约是我不对,我想补……”
  “长公主殿下,小人在山上练剑不记得前几日发生何事,殿下也不必挂念。”
  不记得,不记得了。
  “我讨厌你这样叫我!”
  露娜一声不吭仍旧毫无反应。婵终究松了衣角,扯出个笑。
  “前几日多有讨扰,你护驾有功,择日进宫领赏。”婵转身,“坞城山不太平,本宫走后,你不必再往山上躲。”
  直到婵的背影消失不见,露娜才抬了头起身。她回头看了看山上,心里千百句话终究化为一声轻叹。
  她当然没有来宫里领赏,却也没有再上坞城山。自那一别,两人仿佛从未有过交集,一切恢复如常。国寿宴近了,婵的心也开始乱了,想到她需要来参加,想到自己又能见她,婵不能平静。她亲自排了一支舞,每一个细节都练上了数十遍,只求当日自己是最完美的那个,让父王龙颜悦,让那人也看到。
  可她终究没来。婵与久别的木兰对饮时眉间难掩的失望,连一贯粗神经的木兰都发现了。
  “与我喝酒就如此无趣吗?你怎么了?”
  “木兰,我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人。”
  “嗯?”木兰挑眉,不可思议,“让我猜猜,今晚他没来对吧。”
  婵点头,仰头又是一杯。木兰摩挲着酒壶盖,脑子里转着,连国寿宴都没来,要不是地位甚高脱不开身的,要不就是无权无势进不来的。可婵是何等眼界木兰一清二楚。
  “那定是有要事在身,回头再见不也一样。快说说看。”
  婵勾了勾唇角拿过酒壶,“一个质子有什么要事。”
  木兰瞪大了眼睛,一把按住了酒壶,“你说什么?”往前前后后的桌扫了一遍,压低了声音“质子?!”
  婵白了她一眼,伸手掰开她的手,给自己又满上一杯。
  “有甚奇怪?”
  “哪个质子?南萧的韩重言还是东吴的刘阿斗?不然,项楚的少羽?”
  婵的颈线柔美,清酒自咽喉流下少有起伏。
  “你怎么单单不说她。”
  木兰皱眉细想,突然惊住。婵轻笑出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