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八章

       思量后,木兰点了守卫队除轲外四人领守卫军十人去。众将无异议,白终于见到角落的轲有了别的表情。她站起身上前拱手,
  “将军,轲愿同去。”
  “不可,此行凶险,你初入守卫队尚不熟军务,不急。”
  “将军,长狄驯兽,轲有破解法,求同去。”
  白笑眼弯弯,朝木兰点头。
  当夜,几人便带队出发了。苏大叔留在长城,倒换成护卫队唯一一名女子来。此去夜行,本应步行最灵活,轲却让每人都骑了马。一队黑衣,只有前面四人衣着如常。轲红裙长靴,腰缠皮鞭,墨发如瀑隐于暗夜,摇曳生风。明明如此冷的性子,却最喜欢着一身热烈,教人捉摸不定。不过,这样的她才最是好看。
  “喂!女人!你说的破解之法到底是什么啊?不会是擒贼先擒王吧!”
  “玄策!没礼貌!”守约扶额。轲不予理会,打马片刻便越过了他们,目不斜视行在队前。
  “嘿!你这女人…哎呦”玄策脑门被哥哥弹了一记便老实了。
  次日凌晨,与在明乔村的探子取得了联系后,小队于邻村藏身,守约兄弟勘查地形,铠则立刻去着手准备了轲要的东西。
  玄策猜的没错,轲就是要擒王。兽王。
  撇开长狄戒备野狼巡守不说,附近村子早被洗劫,根本找不到任何可用来下毒的肉。更何况那些看门的畜牲鼻子灵百倍于人,莫要说潜入下毒,外人靠近都难。更何况,轲要只身前入。玄策一听险些掀掉屋顶,指着轲的鼻子直骂疯子,言说若此计能成他就吃一斤青菜。
  “赌吗?”轲端坐着喝茶,看都不看一旁口出狂言的他。
  “好!若你赢了我便吃下一斤青菜,但若你做不到,便,便离开长城!”
  “玄策!”
  “两斤。还有,”轲放下杯子,目光坚定,眼里红光暗动“以后乖乖叫姐姐听!”
  “一言为定!”
  入夜,轲只身潜入长狄营地,杀头狼擒兽王,群兽无首,只一柱香轲便悄无声息毒倒了长狄营中全部凶畜。没了狼哨,小队也不会束手束脚。铠在外应,守约为眼,玄策带人分别烧了长狄的粮仓和营帐。
  背后火光四起,惨叫声和戎狄语咒骂声此起彼伏。守卫队无一伤亡全数而退,隐于黑暗。
  “轲姐姐,一斤青菜好不好。”
  “两斤。”
  “好姐姐~轲姐姐~”
  “两斤。”
  “两斤就两斤!”玄策放弃挣扎,“不过,我不明白,你下毒的肉从何而来?又是如何分出头狼与兽王?还有,你如何能躲开畜牲的鼻子?”
  “马肉。”轲脚下不停,只挑了这一个问题答,一贯的惜字如金。
  众人顿悟,怪不得出城非要骑马,怪不得回城又没有马骑了。玄策踢着石子,
  “早知道,我们骑牛羊出来岂不更好?”
  众人笑。守约又在他头上弹了一记,
  “那些畜牲吃惯牛羊,不一定稀罕,而马肉味鲜,定会去尝。轲姑娘,守约佩服。”
  “叫我阿轲。”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