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三十四章

  轲站起来把玉递给木兰,木兰没有接而是先伸手扶稳了轲的身子。轲轻车熟路地把羽绳的结解开,给木兰戴到脖子上,两人贴近,鼻息相间,木兰可以细数她浓密的睫毛。不知是谁的心跳声大得在这空旷的荒野上回荡。

  木兰艰难的将目光从轲的脸上挪开,手抚上胸口那块暖玉,惊奇的发现竟是瓣鳞花样,玉细腻温润是难得的好料子。

  “怎么样?你喜欢吗?这块玉可是世间独一无二的。”轲脸上藏不住的小得意,明明孩子般幼稚的模样木兰看着却是心下温热一片,

  “怎么说?”

  “因着是我刻来的,怎样?甚是厉害吧!”

  木兰惊得说不出话,只觉自己何其幸运。玉变得越发重了,又细细端详一番,当真精致漂亮,

  “阿轲,多谢,我很喜欢。”

  轲点头一笑,木兰太多话想问她,可现下怕是问不了了,等她明天清醒了再问不迟。正看着玉,突然轲揪起木兰的衣领,面色凶恶,

  “花木兰,你若不喜欢了便趁早还给我,不要丢了它,要丢也是我自己丢。这块玉我做了很久,虽不是什么宝玉,比不得兰陵从都城带来的那些贵重,但也是我好容易刻的,你莫要嫌弃。”

  “怎会!怎会!以后我会一直戴着它,一直一直戴着,就算我战死沙场,也会戴着它入黄土。”

  轲抬手拭去了木兰脸上的泪珠,木兰这才惊觉自己竟流了泪。

  “花木兰,你不能死,不要打仗了。”

  木兰安静听着,指尖颤抖此刻很想摸摸她的头发她的脸,再开口声音已然沙哑,“好,好。”

  轲似很满意木兰这样的答复,点点头又碎碎念了几句,喝醉确实话多了些。

  木兰目光从轲眸子上移到了她一张一合的红唇上,她醉了后连唇色都深了些许,泛着晶莹在雪地里娇艳欲滴。木兰喉头情不自禁滑动了一下。

  轲的眸子潋滟如水,“花木兰,兰陵说要娶你,你不要嫁给他好不好,他不好,你不要嫁给他,他…”

  木兰再听不下去,心动的厉害低头便吻了过去。眼角随着闭眼又划出一行泪。轲的唇冰凉柔软,既像皑雪又似花瓣,唇上还留有酒香,比她尝过的一切都要美味。

  “阿轲,我不会嫁给他。”

  阿轲,

  阿轲啊。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