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三十二章(说好的万圣节糖。先给一点点…)

  轲惊得瞪大眼睛'哗'的扭头看白先生,差点闪了脖子。她生了一双水灵深邃的眸子,突然瞪过来是很怕人的。白心想若不是饮过好些酒壮胆,怕是要被她吓死。

  “先生怎得知道!”

  “看来当真还未送出去。”白似早就料到,又喝了口继续说,“轲姑娘为将军亲手雕了那块宝玉。为何不送?”

  “算不得什么宝玉。”

  “此言差矣。玉这东西不似其他物件,其价值因人而异。旁杂人送再好的玉也无人欣赏,而重要之人送的哪怕是碎玉也会被捧若珍宝。”

  “先生是何意…”

  “轲姑娘若是在意此事,大可不必。莫要浪费了自己那么久的准备。”

  轲继续喝,木兰她,已经有了珍宝。

  “年前,将军也问过我,也犹豫了很久送你什么。这双寒月刃我是看着将军设计的,有次正议着军务她突然想到有处不妥,便晾了一营帐的将士匆匆去修改。”轲放下杯子也拿过一壶掀了盖喝,白看了她一眼继续说,

  “我不曾见过将军那样小心至踌躇不决甚至是无措的。那次给你过生辰,她是用了全心全意。那么阿轲,这双寒月刃你可喜欢?”

  轲眸里蒙上了水汽,点了点头,酒精作用下,点头幅度扩大了不少,差点撞上一旁酒坛。

  “凡事,皆是旁观者清。最难懂是人心,最遗憾是假如。阿轲,你可明白?”白晃了晃眼神,瞅着轲一壶接着一壶的喝。他勾起唇角自语,“是时候了。”

  那头木兰接酒接的累,自是喝的不少,虽远不算醉,但听到白过来对自己讲轲醉了之时,木兰'唰'地起身,身子是晃了一下的。她拂去兰陵搀扶的手朝白指的方向走去,衣摆带起一阵风。兰陵正要跟过去,白伸手拦住了他,

  “若我是公子,便不会跟去。倘若将军知道公子擅自在军中换了不少人,不知作何反应。”

  “先生何意?”

  “公子,这世间唯有真心假不得。有些事,趁早收手总好过一败涂地,到头来弄的身败名裂多不划算。”

  “你在威胁我。”

  “不敢,公子请坐,白敬公子一杯。”

  兰陵往木兰去的地方看,人太多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他拳头紧了紧。

  木兰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斜靠在桌上晃着酒壶姿势慵懒的红裙女子,平日里是鲜少见轲这副样子的。走过去看到她桌上脚边全是空酒壶,胳膊旁酒杯摊倒了一堆,木兰皱起眉毛,

  “怎么喝了这么多?”

  轲闻声看过来,发丝微乱,几缕散在鼻尖,眸色迷离,看在木兰眼里说不出的撩人。木兰伸手把轲那几缕发丝理到耳后,轲突然对着木兰绽开了笑,极是灿烂,木兰甚至看到了她的两颗虎牙,顿时心跳失了频率,手停在半空愣愣地看着轲,她觉得其实偶尔这样让轲喝些酒也挺好的。

  “花木兰,你来了啊,生辰有吉。”

  木兰深吸了口气也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嗯,谢谢。”

  “花木兰,你要喝吗?这酒挺好喝的。”

  “不能再喝了,阿轲,你醉了。”

  “没有!我…嗝……”

  木兰抿了笑看着轲,那几桌士兵识趣的散了大半,月光温柔皎洁,军营里点了灯,灯影绰绰,两人在熙熙攘攘中含笑对望,能看到彼此眼中对方的脸,仿佛这一眼就是时光尽头。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