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三十一章(论助攻的重要性。BTW,有糖吃不着是什么感觉?略略略~)

  “阿轲姑娘是否还在记恨在下,当日猎兽宴上我并不知是那廉信平有意报复,才请姑娘帮忙的。还好姑娘你无事,不然我这以后定没脸再见木兰。”

  “莫要装了。”

  “姑娘这是何意?”

  “公子有话直说,我听不惯虚言。”

  “姑娘爽快,兰陵确有一事相问,不知姑娘可有过钟意之人?”

  轲眸里寒光闪过,不答。

  “不知你们平日里会喜欢怎样的男子?阿轲姑娘可愿帮在下出出主意,木兰似是总嫌我替她管太多事,可她又老是将就自己,让人心疼,不能放心……”

  “这偌大的军营,没有几个女子,有些事不能说于身边男子,就只有姑娘可以帮忙,就拜托阿轲姑娘帮我多照看她了……”

  “待这北境安定后,我便向魏王求娶木兰,让她换回红妆,享一辈子安稳幸福。她若放心不下,我也会与她一同守北境……”

  轲不记得兰陵何时回去的,不记得自己听了多久,也不记得自己怎么下的城。她看见军营尽头主位上木兰与兰陵两人对饮和那明媚的笑,停下脚步就近随意找了一桌坐下,附近士兵们见是那墨发红裙的冰美人,顿觉这桌蓬荜生辉,都兴致勃勃地来倒酒,毕竟这是他们平日里只敢远远的偷偷瞄一眼的阿轲姑娘啊。于是这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轲没有撒谎,她确不会喝酒。不过,究竟醉了是什么感觉?她记得木兰喝酒,那人酒量很好,应是不曾醉的,至多脸红些罢了。

  倒酒敬酒的前赴后继来了一堆,轲一杯杯接过喝下,想起以前那个庆功宴上,也是举了一桌杯子敬过来,花木兰知道轲不会喝酒,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全给挡下自己喝了。

  轲自是尝过酒的,又辣又呛,一直不明白有什么好喝,可今晚这酒喝着确实没那么难受。

  见兰陵一个人回来,木兰心里凉了半截。她不愿来便算了吧。木兰又倒了杯,兰陵在一旁叮嘱先吃些东西,木兰喝下后扯出个笑,

  “无妨,来,我们走一个。”

  众人举杯,玄策暗叹口气咂咂嘴继续啃肉。

  白先生早在宴会开始前就喝上了,现下恰好趴在轲的邻桌上打盹儿。轲那桌太热闹吵醒了他,便起来去瞧。轲皮肤白皙,平日里看着脸色未免有些冷清,这喝了酒倒是红润了不少,看起来妩媚动人。

  “姑娘怎的在这坐着?不去敬杯酒吗?”

  轲抬头去看白先生,眼神略有些失焦,摇摇头继续饮。白往木兰那边看,人多又太远了看不到那桌,回头自顾自坐到了轲身边。

  “轲姑娘不是不能饮吗?”

  “给她庆生。”

  “坐的这样远算的哪门子庆生?”白又拿起一壶直接掀了盖喝,“小狼呢?”

  “城外林里。”

  “哦,这样啊。轲姑娘这几日可是有什么烦心事?若可以,不妨给白讲一讲。有些事,倒是旁观者清些。”

  轲虽还算清醒,可眨眼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多谢白先生好意。”轲又饮一杯,“并无甚烦心。”

  “是吗?那为何不把玉送给她?”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