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九章

  木兰转过身看到轲,有些惊讶。她几乎从不来自己帐里,就算有事也是托卫兵捎话,今日…
  “阿轲?怎么了?出了何事?”
  白先生笑意更深,他从自己将军眼里看到了满月般明亮的光。白轻咳了一声,道了句生辰有吉。木兰这才看到了他。
  “白先生,你也来了。”
  白眼角抽搐,不想回答。
  轲也道了句祝福便准备离开,兰陵赶在木兰开口之前叫住了轲,让她和白先生一起留下用早饭,白先生和木兰一齐点头,轲脚步顿住心里无名火起。怎得他就像男主人一般的语气?这军营岂轮到他指点安排?当真是好笑至极。
  “不必,吃不惯。”
  轲离开后便带着卿卿去长城外遛弯去了。木兰看着帘子出神,顿觉这精致的小食味如嚼蜡。
  卿卿已经不是小狼崽了,她一岁了,体型长得很快,较之以前翻了两倍,卿卿仍旧通体雪白无一丝杂毛,威风凛凛十分漂亮。轲不晓得野生的狼是如何,可是思量着似乎该让她学着自己捕食了,虽然距她成年还有很久,可独立生存的本事要一早就学会才行。
  把卿卿带远,到了自己当初离开长城后到过的山林,虽冬日里不好猎食,但那里是仍有许多野物的。轲路熟,此处又没有什么危险,用来教卿卿捕猎再好不过。
  轲本就擅长潜伏和追踪,卿卿很通人性有样学样也会隐藏着气息慢慢靠近猎物。轲弄伤了一只野兔又放走让卿卿去追,她天性就是出色的狩猎者,很快就果断利落的追到将其捕杀。
  卿卿初次尝到了捕食的味道,尝到了征服的味道。把兔子痛快地撕裂,咬食其尚温热着的皮肉时,她的血液在叫嚣着沸腾着,连呼吸都是过瘾和满足。不过野兔体型虽小,也总算让她开了个荤。轲远远地看着,心中复杂。
  卿卿很快吃个干净,轲便准备回去,想了想把卿卿留在了这边。今晚营里热闹,卿卿在免不了又会惹事,不如留在这里学着适应野外。于是轲独自回去,路过那片荒草丛停下,在一块碎石上盘腿而坐看着不远处的蒙上了一层薄雪的瓣鳞花丛出神,这个季节丛中早就樱色落尽,只剩了翠绿的植株凌寒而立。抬头,天上还在慢悠悠飘着雪花。
  她何尝不想送给花木兰一个世间最好的礼物,就像当初她送自己的这一双寒月刃,轲知道这份人情她还不完了。可是思忖良久也不知可以送她什么,想送个贵重的,可自己那点积蓄不及花木兰的零头,自是买不起什么拿得出手的物件。
  而不用钱的,轲有自知并不是心灵手巧之人,像那些个手绢、荷包、衣物,她缝不出来,现学也不妥帖。不然给她做饭吧,而轲会的手艺只有做粥,哪有生辰给人做粥吃当礼物的。
  轲愁的牙疼,连带着心情也不好,玄策没少被冻着。好在那天见了瓣鳞花后终于有了个主意。
  她‘倾家荡产’的从城里本地最大的玉商那里买了一块绝佳的和田暖玉,还悄悄在他那里学了半月雕玉的手艺,把玉刻成了瓣鳞花样,刻得精致细腻。玉的设计修改、一刀一刀、打磨抛光从头到尾都是轲亲手来的,先开始练手还练废了好几块杂玉,也亏是玉老板真心喜欢欣赏轲,那废掉的碎玉没有计较,不然轲怕是要欠下不少债的。
  这块玉坯是纯白色的,本无甚稀奇,但里面还嵌有几丝天然的淡紫玉纹,这就难得了。玉纹看起来与瓣鳞花颜色相像,十分漂亮。配了玉老板送轲的他自己珍藏多年的鸾凰羽绳,这编绳也是轲自己来的。好在不需多少技术含量,木兰生辰前足以做好。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