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八章

        下第一场雪的那天是木兰的生辰。兰陵提前几日就到了长城,他带了木兰家乡谯城村的特产,还送了她一部兵书,是兵家祖师孙伯灵名作,更是由他的弟子亲手复刻的——《兵法》。
  木兰爱不释手,这本兵书的珍贵无法用什么去衡量,只能说兰陵有手段,也当真有心。
  轲从这次见到兰陵开始就如鲠在喉,不是说对他有什么意见,平日里他没少给北境军送慰问补给,虽然人不常来但大多士兵都见过他。这次他又足足给北境添了半年粮饷,军营上上下下简直都被他收买了。明眼人都知道兰陵这是在追求他们将军,他们对木兰敬重爱戴,两人又郎才女貌的,故而很看好这两人在一起。
  这几日轲就常听到士兵谈论两人,比如兰陵公子对将军体贴温柔、将军在公子面前也有小鸟依人一面什么的,轲起先以为自己是听多了才些许烦闷郁躁,后来成了一听就反感,至于为何,轲懒得去想。
  木兰往年的生辰至多在城内府里邀上亲信喝几杯而已,连军营里的将士想给她庆祝都不让。今年兰陵不请自来倒是让那些被操练和压迫已久的士兵们有了起哄偷懒的理由。这日大早轲就听闻晚上要给将军办生辰酒宴,兰陵公子千里迢迢特意从都城带来了几大坛上好的竹叶青还有老陈酿,军中艰苦惯了的士兵哪里想过何时有这口福,于是都两眼放光在翘首以盼。其中,最期待的便是白先生,这个酒鬼愣是忍了两天没沾酒,说是什么如此才不负佳酿。
  轲翻了一半的白眼就看到了兰陵一身锦衣玉带,领了几个端了各式早点的丫头进了将军帐。虽说目力好,但这么远又有密不透风的帘子,轲应是看不见里面人的。可现下她仿佛在人进出帘子的起伏之间看到了里面花木兰对兰陵扬起的笑,连笑声好似都传了过来。
  轲唰的转回身不去看那个方向,不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白先生在旁将一切收入眼底,渐渐露出笑意,
  “这兰陵公子果然是体贴。诶?不知轲姑娘可有用过早饭?不如…”
  “不必。不饿。”
  “哦?白正好有一事要去找将军商量,兰陵公子在,白未免有些唐突,轲姑娘可愿一起?”
  “不……”
  “今日将军生辰,想必能听到轲姑娘的祝福会很开心。毕竟将军当初为给姑娘庆生,花费不少心思。不知轲姑娘……”
  “我…”
  “如果轲姑娘一起与白去道句祝福,那便再好不过。”
  轲想了想,最终点头。跟在白先生后面进了将军帐。木兰背对着门立在地图旁研究,兰陵正站在木兰身边讲着什么,其实再平常不过,可轲看来两人当真亲密,而花木兰好似也很习惯他们这样近的距离。这样乍一看,两人的背影也确实有那么一些相配的。
  白先生脚步动静大,这两人闻声一同转过头,轲仿佛看到有日光照在两人的脸上,连明媚都如出一辙。觉得有些扎眼,轲下意识就想退后离开这里。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