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七章(对话流似乎还不错…)

        木兰也站起身,刚摘的还有几朵没折暂时拿在手里,跟在轲身后慢悠悠走。
  其实自己今日确实是得闲的,不觉得刚刚说辞有何不对。上长城寻了许久没见到那个红裙身影,突然有些怅然若失。轲终究不属于北境的,她早晚有天会离开。而自己则还会继续在这里十年如一日的生活,可木兰似乎已经想不起来轲来之前这十年自己是怎样过的了。
  卿卿跑的很尽兴回头发现了木兰,便撒欢而来,木兰笑弯了眼睛蹲下身抱她,揉着她的毛发。轲看见了木兰手上的花,
  “花在枝上好好长着的,你摘了它作甚?”
  “啊?”木兰看轲又看看花,“这…好看啊…”
  “好看便要摘了?还折它花瓣,当真坏人。”
  木兰有点懵,“………哪里坏了?”
  “天生万物,化育劬劳,这草木开花结果,于人有何罪?”轲语罢觉得这话甚是熟悉,不知是否从前读过或是哪里听过,只不及细想,“因它好看便残它生命、折它花瓣,你不坏?”
  “残它……生命?……”木兰拿花的手抖了一下,想起这些年自己手上沾过的血,不由低下头,
  “这样算来,十恶不赦罢了。可我从不杀无辜,摘花确是我错了。怨我不曾体念这世间花草的生命。”
  轲本来是随口一说,现下看着木兰正经着一副受挫又自责的样子,抿住要上扬的嘴角,“为守护百姓、为天下太平而战,手染血腥在所难免,可赦。”
  “但是成了习惯就很可怕,总之,以后我再不折它们了,这几朵是最后一次,送你。”木兰把花递给轲腾出了手专心揉卿卿。
  轲把花放到鼻尖轻嗅了嗅,转过身往回走,嘴角再压不住,慢慢的绽开了笑。
  木兰抱着卿卿跟在后面,轲突然就听见卿卿嗷了一声紧接着似乎听到木兰闷哼,轲遂转身看,卿卿跳到地上围着木兰转,木兰则迅速背了一只手。轲凝眉走过去要看她那只手,已然猜了个大概。木兰下意识退了几步,
  “怎么不走了?”
  “伸出来。”
  “这天不早了,须快些回去。”
  “花木兰。”
  “当真无事。”话音未落轲已伸手扯过木兰胳膊,果然有一道爪印,不算很深却也已渗出血了,看着惊心。木兰悄悄踢走了脚下一团,还未赶远,轲冷了脸色去捉卿卿,木兰连忙拦着,
  “无碍,当真无碍,不怨她,是我换个手蹭到的。”
  “胡说。”
  “没有,她还太小尚不懂控制爪子,大了便好,无碍。”
  “你就护着她。如此般伤人不在少数了,不给教训便会更加放肆。”
  “她不是有意的,无妨无妨,等大些就乖了。”
  “不可,我定要捉了她。”
  “捉不得捉不得,我当真无碍,卿卿是狼,天生就有野性,不怪她,只要多给她放风玩耍就不会惹事的。”
  木兰拦不住索性紧紧抱住了轲,轲挣扎几下便没有再动作,两人力气悬殊,轲叹口气,
  “你会惯坏她的。”
  “卿卿很乖,放心。你别怪她,也不要动手,那样会伤了她的天性。”
  “那便任她伤人?”木兰不答也没有撒手的意思,轲深吸口气平复心情,“你先放开我。”
  “那你莫要再捉她。”
  轲点头,木兰慢慢松了手,卿卿已经跑远撒欢去了。轲直接从衣服上扯了两节布条给木兰简单包扎了下,脸色冷如寒冬,冻的木兰心跳声都咚咚大了些,她干笑着,“待回营敷些药便可,这点伤不算什么。”
  轲不做声,包扎好后又瞪了那团小身影一眼便接着往回走,木兰替卿卿松了口气。
  瞭望塔上守约把目镜取下来擦拭,也不是故意偷看了将军和阿轲,职责所在罢。他虽有一瞬间诧异和疑惑,不过较之以前这两人倒是更鲜活生动起来了。守约情不自禁微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