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六章

        这日,轲闲坐在城上眺望,目之所及在大片金黄之间夹杂几处樱红翠绿很是显眼,和花木兰那人一样,有让人在人群中能一眼望见她的本事。
  好奇那是什么花草,轲给守约交代了声就带着卿卿到城外寻了去,顺带让卿卿也放放风。一直在城上憋着卿卿会到处捣乱,又有木兰护着她更是无法无天,轲没少跟在她后面给被祸害的将士们道歉。
  那片风景也没有很远,就在城外荒野深处。从城楼上看那处近的仿佛一步之遥,下了城轲发觉比想象的要远的多。眨眼间卿卿便钻进了一望无边的浅草丛撒欢,轲远远的跟着她,很放心,因为一马平川的地势也没有什么危险。
  看着她小小的背影,心里虽替她愉悦也隐隐觉得惆怅。想过卿卿的未来,她不能养卿卿一辈子,她是狼,不是什么随便家养的宠物。她是属于草原的,最终要独立生存,轲知道总有一天须得放手。
  这样想着想着就走的远了,回头看巍峨的城墙都快看不见了。轲摇摇头,自己最近是有些多愁善感了。鼻尖传来熟悉的淡香,这才注意到脚下已然被樱色小花团簇起来,轲蹲下身来捧一朵细看,花瓣五分,茎叶有白色疏生柔毛,包括这淡香在内,轲觉得这花甚是熟悉。
  这样看了一会儿仔细闻着,听到了脚步声,可是一听就知道是谁,于是就懒得去看,专心想着这花哪里熟悉,
  “这是瓣鳞花,我的标志,也是长城军的军徽。”
  轲恍然而悟,想到了士兵们的盔甲还有大叔和守约他们的兵器,确实是有刻这个式样的图案的。就连自己的寒月刃上也是有这个军徽的,只不过短刺精巧仅刻得上花蕊纹路,之前轲还一直没想通这图案是什么意思,更从未见过这花。
  木兰也蹲下来取了一朵,“此花生长于最干旱的土壤上,绽放在最恶劣的环境里。美而坚韧。”
  轲目光移到了木兰肩甲的图案上,“很像你。”
  木兰没听清,“什么?”
  轲摇摇头,抬眼四处张望,才一会儿功夫那小家伙便又不见了踪影。
  木兰知道轲在找卿卿,扬起嘴角指了一处方向,轲顺着望去果然看到一团白色晃动,定了心神又收回目光。
  “今日无事?”轲情不自禁又抚摸了几朵。
  “有事。”
  轲毫不意外挑挑眉往木兰脸上扫了一眼,“那你怎的不去忙?”
  “我在营里许久不见卿卿很是担心,便寻了来。”
  两人现下都是蹲着,视线终于平齐,轲面无表情的睨着木兰,连一个字也不想说。此人每回都这样答,说辞一字不改都不知道稍变通一下。
  而此人没有接收到轲的眼神,径自折着花瓣,思绪飘远。
  “阿轲,倘若你恢复记忆,你会…离开这里吗?”
  轲的手一顿,“不知。”
  “无碍,若你哪一日想走便走罢,只是不要不告而别。”
  “为何?”
  “嗯?…总要…知会我一声罢,你…”
  “不。”轲打断她的话,眉头微不可觉的紧了一下,“为何许我自由?为何…待我这样好?”
  木兰答不出来,别开脸不敢迎上轲看过来的眼神。心跳的速度让答案呼之欲出,可是木兰终还是沉默。
  轲注视了木兰好一会儿,然后起身朝卿卿走去,蹲的久了眼前黑了一下,轲眨眨眼继续走,一声轻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