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五章

       轲其实早准备了今日的用料,只是觉得不必再做了就搁着。这会儿直接用现成的材料,倒也省事。木兰坐在一旁看着轲熟练的生火、备料、烧水,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脸上的笑藏也藏不住。
  自己倒是会做一些简单吃食,还是小时候跟着娘学的,从军以后就没下过厨房,也没有时间,如今看着轲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怎么看都赏心悦目。木兰很喜欢看轲下厨,总觉得这个红裙女子下厨时有了烟火气,比平日里更迷人了些。
  铠有一封线报要给木兰,找了一圈没见到人。长城哨兵说在此处,他寻来发现厨房里气氛有些微妙就不动声色的退回去了。结果撞到了肚子饿了来寻吃食的玄策,后者正要往厨房闯,铠眼疾手快一把揪走还顺便捂上了玄策的嘴巴,厨房里两人都听到了外面细微的动静,不过丝毫没有受影响也不打算去理会。
  此后木兰养成了习惯,每日不论多忙,这个时辰总是要来喝上一碗轲亲手做的粥。轲念着自己受伤木兰无微不至的照顾,正好给她报答的机会,也乐意伺候她。
  过了春出了夏,天又渐渐入凉。从长城上看,目之所及,渐起金黄,总让人心情愉悦。这一日,木兰送了轲一双短刺。是向婵要的轩辕寒铁铸的,为此木兰嘴皮子都磨破了才把天下有名的铸剑大师干将请到,花了整整三个月才铸成了这一双短刺——寒月刃。
  轲一直没有称手的兵器,原来使得是一柄短剑,先前没入雪熊身体,便丢了。这一直也没有什么使,木兰从那次兽宴后就开始留意着要给轲铸柄好的兵器。
  这柄短刺是木兰亲自设计的,从外形到重量到剑锋到握柄每一处细节都是为轲量身而做。又请干将大师权衡再三,反复完善过。其精巧堪比守约手上的西洋火弩,其锋利可抵魏王魏政手上的太阿剑。剑刃如冷月,寒光闪闪,故以此得名寒月。更重要的是短刺可以完美配合轲的近战诡谲身手,让轲在各种情况下能痛快施展开。
  木兰说一年前的今日是轲来到长城的日子,反正不记得生日了,权且把这日当做生辰,这双寒月刃就是贺礼。
  轲接过垫脚一跃上了城楼顶去试了试手,寒月刃映着月光在轲的手里仿佛有了灵气。短刺被舞得熠熠生风,一招一式潇洒利落,不像木兰和大叔他们使剑那么有力,轲的剑法别具美感,楼下一众将士都看得痴了。
  轲很喜欢这短刺,从外形到手感都无可挑剔,将其配在腰间,手抚上去的那一刻更有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但不知是为何。轲猜想,可能自己以前就是佩戴了这样的兵器,这样想着,突然木兰的脸就出现在脑海,轲抿着笑,她真是有心了,说不感动是假的。
  木兰在楼下仰望着那精灵般轻盈的身影,白亮月光下仿佛看到了轲的浅笑。木兰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但是深感这小半年的精心准备非常值,为她这个笑,木兰愿意再花几个半年去换。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