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四章

        好容易才等到帐内人散走,卫兵把粥端给正在活动肩膀的木兰面前,木兰单手接过碗眼睛盯在桌子的地图上抬都没抬,舀着吃,放的久了味道打折不少,木兰吃了两口,眉毛皱了一下,
  “等很久了吧。”
  卫兵连忙说不曾,他看着自家将军忙得这样累,自己心里不好受。
  轲猜的不错,木兰是忙过头,胃口不太好。粥她吃了两口便放下了,
  “有劳了,撤下去吧。”
  “将军,您只吃这一点怎么行,阿轲姑娘特意交代让属下看着您吃完,不然您身体怎么撑得住啊。”
  “阿轲?这粥是她送来的?”
  “是。将军。”
  “她人呢?走了吗?”
  木兰抬眼往帐外看,卫兵点头说她送来就走了。木兰看向这碗粥,眉毛终于展了展。挥手让他下去,
  “那将军,这粥……”
  “我会喝。”
  木兰又端起碗,这粥虽有些凉了,可色泽晶莹、米粒饱满,可见熬的用心。木兰一口一口喝光,慢慢嚼,为什么突然觉得这香菇甚是入味呢?又舀起一勺,这是肉吗怎么这么香滑真是奇怪。不过,话说回来,轲何时会煮粥了?手艺还不错。
  她从两天前进军营开始就粒米未进,也只合了两个时辰的眼,现下也确实是饿的极了,也吃不下别的,她本就喜欢喝粥,这样越想越觉得轲有心了,唇角不知不觉就扬起老高。战战兢兢的进帐送账目陈请的一个参将莫名其妙,以为将军累极开始喜怒无常了,不由得担心起来。
  又忙了两天,于是这接连两天木兰都有轲亲手做的粥喝,也不觉那么累了。轲做的粥从不重样,还渐渐会添些别的饼食一并送去,木兰很喜欢吃。只是轲不进帐,都是让卫兵送进去,也不问他们将军吃的如何或者满意不满意,都是送到就走也没有什么吩咐。木兰听来有些失望,不过粥还是喝的一口不剩,连每次的饼食也全部吃光。
  算算日子,回北境有五六日了,轲知道她没那么忙了,而且也能按时进餐,于是就不再做粥了。这天,木兰在帐里等了一天也不曾见卫兵进来送粥,甚是奇怪,还特意往帐外走了一圈又一圈,倒是等到了军营的饭。
  于是,木兰便上了长城。正值黄昏,城上的景每日就数此时最是漂亮。轲正坐在城堞之间,把长腿悠闲地挂在壁垒外晃荡欣赏夕阳无限好,清风扬起她裙摆一角,不知道多惬意。
        突然背后发凉,轲转头,对上一双晶亮有神的眸子,木兰嘴唇抿成一条线,从头到脚都是不开心的样子。
  “你…?”
  “我今日的粥呢?”
  “我…没做。”
  “为何?”
  “军营不是每日……”
  “谁告诉你的?”
  轲一时无语,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幼稚起来的女人有些无奈,
  “你没吃饭?”
  “嗯。”
  “为何?”
  木兰站在她面前一动不动的盯着轲的脸,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合适,可是又不想回去。
  “我饿了。”
  “那再吩咐他们…”
  “我要吃粥。”
  轲突然有些好笑,这人把自己当卿卿吗?堂堂镇北大将军还要她照顾吃食。可是这样想归想,这些天不见木兰确实消瘦了,轲下意识就跳下城堞,一路领着木兰到了小厨房。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