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三章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婵送了近百里才舍得停下,正式告别后,木兰继续上路,轲在后面看着木兰扬马欢快的背影,连白眼都懒得翻。回头,本想出言安慰一下婵不舍的心情再上路,结果原地哪里还有人?
  “露娜,本宫想去榕城摘荔枝吃,素来听闻榕城的荔枝天下一绝,你可曾尝过?”……
  “露娜,我们……”………
  “露娜,这天色还早……”………………
  轲摸了摸卿卿的头,突然觉得远处一冷一热身影交缠的两人有些扎眼。
  没了送行的拖后腿,队伍速度立时便快了许多,很快就回到了北境境内。一到军营,木兰便被铺天盖地的军务淹没,三餐都没了定时。各种陈请、军件、文书纷至沓来,木兰认命的一头扎进军帐里整整两天没出来。
  白先生只敢远远的替她整理好让近卫送去,他只是醉了几次也并没有如何偷懒,这积累的军务怎么一眨眼就这样多了?铠不是一直协管着,为何还会这样乱?这要是给木兰抓到自己,定又是一顿收拾。白皱皱眉摸出葫芦晃了晃,空的,抬脚往军营外走,忽而脚边撞上一团软乎,低头去看,是卿卿,才约莫一月未见,这狼崽便长得大了许多,也壮实了些,可爱的紧,
  “白先生这是要去哪儿?”
  “阿轲姑娘啊,我,我去打些酒来。”
  “这小事吩咐卫兵们去就是了,怎么还要亲自去?将军忙军务都已经两日未曾得闲,想必先生也忙的厉害,不如轲去帮先生打酒?”
  “不,不,现下突然不想喝了,我还要忙,就先回营了,姑娘自便。”
  白转身就溜了,这阿轲,在都城走了一遭倒是圆滑了不少,怪他偷懒竟也能说的这样润物无声,白的冷汗都给憋出来了。
  轲抱起卿卿,眼神往不远处将军帐看,那里兵将进进出出人来人往,个个步履匆匆,轲仿佛能想象到木兰在帐内凝眉忙不迭的样子,自己已经两天没见她了,也不知道还要忙到几时。她那个认真执拗的性子怕是没合过眼,也不知有没有吃些东西再忙。轲站着看了好久,转身上了长城。
  长城一贯清闲,几乎常年无事,虽说有事定是大事,可闲着的时候终究多。轲寻了苏烈占了塔楼的小厨房,轲一点不通料理,失忆前不知,但从失忆以后轲是从没有进过厨房的。苏烈手艺不错,在这长城应该是数得上号的,轲想学。
  在给灶台的火弄灭两次、活鱼下锅烧掉半间房的种种失败经验下,轲终于找到了一点感觉,她别的没学,专攻了一道手艺——煮粥。她花木兰这两天三餐不定,现下的身体怕是吃不得别的。苏烈说,别小看粥,能煮出一碗好粥可是很讲究的。从选料到火候再到碗和勺子,一步步都很重要。
  轲一字不落的认真记在心里,第一锅青菜豆腐粥失败后,第二次的香菇肉糜粥十分成功,馋的卿卿直咬轲衣角。轲难得的露出笑,切了剩下的肉料喂给卿卿,便盛了粥放进食盒提到了军营。
  轲没进帐,在帐外拦了个卫兵捎进去。木兰被一群将士围在中间连抬头的功夫都没有,手边文书卷帛放满了一整张桌子,那个卫兵得轲的嘱托定要亲眼看到木兰吃下粥,眼下是不成了,于是就提着食盒站在一旁等。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