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一章

        见木兰下场,兰陵变了脸色顿时慌了,将身旁廉信平一脚踹了下去帮忙。本来他只是想借凶兽之手把轲给除掉的,从让廉信平挑事儿开始他的计划就一次次被木兰阻碍,可见轲在木兰心里应是与众不同的,所以这个女人当真不能留。
  他自认识木兰起,鲜少见她有这样急躁至奋不顾身的,她在他面前甚至连情绪都不会外露,兰陵嫉妒轲,嫉妒的寝食难安。
  从猎场回来,木兰守了昏迷的轲一天一夜,婵请了专司自己身体的太医给轲医治。这次与上次不同,轲伤的不轻,虽外伤居多应很快就能痊愈,但内里消耗太严重则需要慢慢调理。
  轲昏迷中兰陵来花府几次,送了名贵的药材和补品,木兰不见,东西也一律不收。兰陵没死心,不停上门道歉,还把廉信平推出去挡罪。木兰不去理会,兰陵在玄策那里碰壁碰的鼻青脸肿也不好发作。
  轲醒后兰陵又来,终见到了木兰,把自己责任撇了个干净,添油加醋了一盆脏水扣到廉信平头上。无奈廉信平早料到般跑了,玄策在城外山林寻到他带回,当着兰陵的面,不待廉信平辩驳,木兰拔剑便开了他的颅,剑气之凌厉甚至连一滴血浆都未曾溅出。
  兰陵抿唇,面色不改,厚着脸皮问木兰可否消了气,木兰淡淡扫他一眼,
  “兰陵公子办猎兽宴美意木兰心领,可宴会上混入杂碎实在煞风景,公子任人须谨慎,再有人敢设计间或冒犯我的人者,以此人为例。”木兰收剑,“我们择日便回北境,公子不必再来。玄策,送客。”
  回了轲房里,丫头端了药在喂,木兰接过碗坐到床边。从她进门,轲一双眸子就紧紧锁在木兰脸上,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
  木兰拂了拂碗的温度,轻轻地用勺子喂给轲,两人对视,木兰低了下头又盛了一勺喂过去。再次与轲的目光相遇,木兰只觉燥热,浑身别扭,借碗里倒影偷偷照了一下自己的脸,
  “我脸上可粘什么异物?”
  轲摇头,发现眼前这女人脸愈发红了,一时间想笑。
  “那…那你作甚这般看着我?”
  轲忍住上扬的嘴角,总算收回了眼神。木兰刚刚做了什么她多少猜到了一些,身上熟悉的淡香裹着浓重的血腥气。在外杀伐果断甚至有些冷酷的她现下会温柔到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喂药,被自己盯得还会可爱的脸红别扭,她到底有多少面呢。
  “谢谢。”
  木兰手一顿,眼神乱晃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轲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实在没忍住以手掩面笑弯了唇,木兰对上一双笑眼顿时连脖子都红了个透,轲更乐了,一口气呛得咳嗽,虚弱的连笑都不能笑了。木兰一见她咳嗽,连忙放下药碗轻轻去拍她的背,
  “到底乐什么呢?怎么了?”
  “无事。”
  “骗我,定是有事。”木兰轻哼一声,“有什么好笑,讲出来听啊”
  “无甚好笑。”轲顺了气又忍不住弯了弯唇露出一排晶莹贝齿,两颗虎牙尖尖给轲平日的冷意难得添了些许俏皮,“只是见你有趣罢了。”
  木兰手在她背上停住,两人对视几秒,这次轲先别开了眼神,木兰觉得自己手下这人的皮肤似有些发烫了,隔着衣服都感觉到了温度上升。
  “阿轲,你笑起来好生漂亮。”
  轲愣了两秒端起药碗一饮而尽,余光瞥见某人微笑看过来,有些不自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