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十章(这一章好难写,我修修改改了…一个小时?emm~头疼)

        方才轲就发现这雪熊是左撇,而左掌现又受了伤。它易怒,但许是水土不服,轲眼里它是有些虚乏的。来不及多想,安顿好伤员几人就与雪熊缠斗起来,轲使的短剑适合近身打,可对这凶兽,没有同伴默契的配合而近身与找死无异。轲没有先冲上去。
  还未来得及交涉,轲只有利用前几人分散了它的注意,找准时机跟上,轲身影快如闪电。在不断的试探了它的各个部位和角度后成功试出一个突破点。它比轲想象的更快,更灵敏,偷袭难度更高,让轲身上好几处见血。
  与此同时,又有人丧命于熊掌之下。现在整个场里只剩轲与另外两个男人可以战斗,三人边躲边接头,商量对策。轲需要这两人能完全牵制住它,然后才能有机会动手,但问题是他们三人全加起来也拿它不能,反而很被动。
  轲的连番刺探骚扰彻底惹毛了雪熊,它甚至把那个来不及逃到盲区的可怜家伙生嚼吞了。鲜血崩溅了数米高。场上都不能算血腥了,已然成了血泊。
  三人之中有使大刀的,轲的声东击西奏效砍断了它的一条腿,霎时疼的它一阵嚎叫,仿佛地面震得都在晃动。雪熊的眸子着了火般瞬间抡起一掌劈过去断了那使大刀的人头,因为很近,血直洒到了轲脸上,染红了轲的眼睛。
  人头滚落到她脚边,一些浓重的血腥气混着黄白色筋络浆液裹挟着断头。轲看着,脑海中瞬间又闪过一些画面,里面她手起刀落拎着的是何人的头颅?她祭奠的又是谁?谁在笑她的画?那一片血海里站起来的小女孩是谁?她在唤谁师父?
  头痛欲裂,又是再去想便更疼。
  轲咬牙眼前模糊了一片,身子摇晃用剑撑着没有倒下,耳边有人惊呼,铁链声大作,一阵劲风,雪熊掌露利爪使了全力朝轲劈去,轲挥剑去挡,下意识想到可能今日就要交代在此了,她竟然最后想再看一眼的是那樱发女人而不是卿卿,真是奇怪。
  突然它的铁链似是卡住了一般,熊掌落空,砸在距轲一米远外的地上,地面被生生砸出了一条横亘斗兽场的裂缝。紧接着一人影从天而降一剑斩断了那只熊掌,紧接着又是一阵凶险的缠斗。轲撑着意识强迫自己逐渐清明,看见了那个挥剑的樱发身影,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想,又看到了雪熊身后的小炸毛。
  轲突然就笑了,原来自己从来不是一个人啊,就算没有了以往的记忆,就算记不起来了又如何。
  轲站稳,定了定眼神,踮脚几步一跃而起,身如鬼魅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在雪熊头上,一剑刺瞎了雪熊的一只眼睛后一个翻身又一剑精准的刺入了它的心脏,用了十成的力气剑身都已经完全没进去了。
  几秒钟后,雪熊轰然倒地没了气息。看台上一片欢呼,轲从雪熊身上跳下稳稳落入了木兰怀抱,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晕了过去。木兰顿时红了眼眶,又是一身是血的她,红裙被利爪划的破到几乎衣不蔽体,已然被鲜血浸染个透,木兰总算明白了她为什么总喜欢着一身红衣。这样就看不出流血了吗?这个笨女人。
  木兰双手颤抖着快要抱不住怀里的人,玄策要来接,她只轻轻摇头将轲抱得更紧了些。
  她只是离开了那么一会儿追回了婵的功夫,回来就发现轲就快要死在了雪熊掌下,天知道她瞬间就被夺走了呼吸,自己没有求过天也不信命,可是那一刻她是真的希望这世间有神明能听到她的祈愿,让那个女人活着。
  她不曾有半秒犹豫便纵身跃下场,玄策紧随其后,用玄铁钩将雪熊撤开,好歹让那一掌没有落在轲的身上。守约死死按着想冲下去的卿卿,眼睛在紧盯着场下状况时,看到这也松了口气。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