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九章

        “你让开,本宫要看。”
  露娜眸光闪了闪,握剑的手收紧,还是一个字也没说,也没有让开的意思。婵气得想骂她,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啪'的一声重重放回了桌面上。一旁桌子的木兰几人侧目,看了几秒又识趣的纷纷转回了头。
  “给本宫让开。”
  露娜垂眸站着还是不动。婵唰地起身离开,几个丫头跟了上去,这时又有人下场,场内激烈,一时间注意不到这边。木兰阿轲是一直偷偷观察着这两人,见婵气冲冲的走了,不由得替露娜着急,
  “你快去追啊!想什么呢!”木兰就差动手去推人了,“人都给你气走了还不去追!”
  “将军,麻烦你了。”
  木兰的眉毛都要挑上天,“怎的麻烦我?你惹的事。还不快去!这夜黑风高荒郊野岭的,她没带影卫,又不会武功。”
  “将军,求你。”露娜跪了下来,唇抿成了线。木兰心一惊,露娜何曾求过人。木兰叹口气,还是追了去。露娜就跪在原地一动不动,轲看着她,心里涨涨的难受。
  这时兰陵注意到这边,正要过来问,被几人拦住耳语。场下已经伤亡不少,而雪熊却势头正兴,一时间无人敢再下场。突然,那个廉信平站了出来,
  “兰陵公子,方才我与对面那位红裙姑娘切磋,姑娘身手不凡廉某自愧不如,斗胆请姑娘与我几人一同下场会一会这白熊,想必有姑娘相助一臂之力,定能将这白熊宰来下酒。”
  玄策拍案而起,“你这老头好恶毒!分明是想借凶兽之手出小狼咬你那一口气!”守约拉着弟弟坐下,谁知玄策是真气急,“想找帮手,我来!找女人顶算什么好汉!”
  轲冷冷地瞥着廉信平,怀里卿卿也发出低吼。兰陵看过来,唇角似笑非笑。
  “听闻这位姑娘在北境只身剿灭了戎狄人部落里的一整群驯兽,成了一段佳话,想必宰了这头雪熊也不在话下。”兰陵拱了拱手,“不知姑娘可愿帮忙。”
  轲顺了顺卿卿的毛,慢慢起身,
  “好。”
  兰陵闻言勾起唇角。
  “阿轲姐!”
  轲平静的看了眼玄策,轻轻摇了摇头。
  “不行!轲姐姐!”玄策慌了,看向远处兰陵,“你这小白脸怎么也会欺负女人!要帮忙我来!”
  “姑娘若是害怕便算了,兰陵公子向来宽厚,此番全凭自愿。”廉信平斜眼看过来。
  “啰嗦!”轲把卿卿交给守约,一跃下场。场下已伤重的几人等了许久终于又有人下场,仿佛看到了救星,都振作起来。而那廉信平站在兰陵身旁冷眼看着,迟迟未有下场之意。
  轲在看台上看了打斗这许久,心里多少也有些数了。这雪熊实在大,轲下场再次被惊到,在看台上终没有场下看的真切,轲甚至不及它的一只掌大。铁链结实锁在它的双腿上,铁链不算很长但足够满足它在场上的自由,可是因为铁链,斗兽场内有两个盲区它够不到。紧随轲跃下场的几人帮轲一起把奄奄一息的两人拖到了盲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