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八章

        卿卿在轲的怀里乱动有些焦躁不安,轲温柔的一下一下为她顺毛。台下困兽牢打开后迟迟没有动静,众人好奇纷纷伸脖子张望,兰陵站在看台中央高处负手而立,吩咐人去开场引兽,随即站起两人作了揖飞身下去。
  不一会儿,牢里便传来了响动,紧接着仿佛地面都有了颤动,看台上的人都坐不住了,因为位置高离得远众人看不太真切,可是听得倒是很清楚。那种野兽的喘息声还有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从牢里传来,声音越来越近,场里的两人飞到了围墙墙壁上的庇护所。
  众人渐渐看到了一角雪白,这雪熊当真是大。轲正看着,突然面前扑过来一人抱住了自己,腰上被环的紧紧的,鼻息间熟悉的味道让轲晃了神,下一秒雪熊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仿佛要把整个斗兽场掀塌。怀里卿卿明显一惊,小身体瑟瑟发抖,幸好木兰提前抱住了自己和卿卿,不然这一声怕是要把卿卿吓个好歹,轲一阵后怕。有轲和木兰的体温在,小家伙很快恢复了平静。
  木兰松开了轲,起身回了座位。她没有说一句话,轲也没有。怀里卿卿心跳是平静了,但是轲的心跳仍然很快。她很喜欢木兰身上的味道,是每次有危险时总会令人心安的味道。与其说喜欢,轲怕以后甚至会变成依赖。
  木兰端坐着,思绪纷乱,只觉方才软香入怀之感让她上瘾,可是虽然有预感场内会发生些什么,但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扑过去抱轲。不过,好歹卿卿没有被吓到。
  雪熊逐渐从阴影里完全出来,看台上所有人都被震惊。这凶兽体积不是一般的大,虽然看台足够高,可是人们已经纷纷开始担心那铁链是否结实。
  婵和露娜这时候才双双松了手,两人皆偏开了脸,脸颊飞上嫣红。在那一声嘶吼同时,两人下意识都是去捂对方的耳朵,结果心有灵犀的撞了眼神。婵无心去看场上何物,只觉得一颗心轻飘飘要长出翅膀飞走,唇角止不住的翘。
  “有谁愿先去探探那雪熊的身手?”兰陵看向对面那些人。话音刚落,便有人争先恐后下了场。虽说雪熊凶残,但此次可是能让人名利双收的千载难逢的机会,怕是江湖上的无名小卒求也求不来,在他们看来冒点险也很值得。
  顿时,场上传来阵阵嘶吼和铁链声,围墙上那两人也加入了猎斗。他们几人都是厉害角色,婵在看台上全神贯注的瞪大眼睛看也跟不上他们移动的身影。玄策在一旁与守约咬耳朵,
  “哥哥,这雪熊好生敏捷,这么多人都近身不得,我们今晚怕是吃不上熊肉了。”
  “不急,现下的人探路而已,好戏在后面。”
  突然,不知哪个愣头青使了暗器,雪熊不疼不痒可是却发了怒,离它最近的那个人被它一掌拍死。争斗间那两名轻功好的也被它巨爪捕获,当场身体便被撕碎。场内剩下的几人也无一幸存,命丧于凶兽血盆大口。对面看台上的人都变了脸色。
  婵看得胃里翻涌,汗毛倒竖,想起身离开可是腿都不听使唤,想别开脸又下意识还在看。突然一人站到了她面前替她挡住了视线,婵顺着她的衣摆往上看,露娜清冷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明亮。婵与她对视,在这血腥残忍的斗兽场上婵在露娜眼睛里感受到温暖,冷汗渐渐退了。
  “我没事,你回去坐吧。”
  露娜不动,别开了眼神。婵紧紧盯着她的脸,不放过她任何表情,哪怕一个字也好,可是这块木头就是什么也不说。婵心里刚刚的那一点感动也都被露娜气跑了。她不是担心吗,婵偏要继续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