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七章(中秋快乐,不论有没有人喜欢,有人看便足矣)

        果不其然,在座的没一个一般女子,连婵的眼里都闪烁着好奇与期待。于是兰陵毫不费力的请到木兰得偿所愿,顺带受宠若惊的捎回了长公主一行。
  连守约兄弟都去了,轲却以卿卿为借口不想去,结果花木兰直接把卿卿抱走了,轲没办法只好跟了上去。玄策一路上兴奋不已,头上被哥哥敲了很多记也阻止不了他大呼小叫上窜下跳。
  繁繁琐琐磨磨叽叽等正式开宴都到了黄昏,上了前菜,各种的珍禽异兽做的小食让一贯沉稳的守约都很是惊奇。轲不怎么喜欢肉食,但卿卿很喜欢,才个把月大也算是享尽口福了。
  宴设在猎场的困兽牢之上,高高的围墙下面就是一会儿要猎杀凶兽的斗兽场。众人高高在上围坐在场外安全的看台,轲打心眼里不喜欢这种宴会的恶趣味,比起凶兽,更残忍的是看台上的人才对。
  与她们坐对面的,是兰陵请来要参加猎杀的江湖中人,个个身手深不可测。木兰粗粗打量了一遍,高矮胖瘦身形各异,也不知都是什么练家子。
  兰陵款步而来嘘寒问暖,木兰微笑摇头,待兰陵走后木兰突然发现身旁桌子空了,轲不知去了哪里。
  卿卿许是吃饱了想溜溜食一骨碌从轲腿上跳下就跑没影了,轲连忙追上去。这里不比长城也不比花府,撇开那头凶兽不谈,今日来人鱼龙混杂可乱跑不得。刚刚的餐前肉里面说不定哪一盘就有卿卿的同类呢,这好家伙,轲越想一颗心越揪起来。
  不知不觉,轲追着绕到了场对面,她机敏的听到了卿卿的几声嚎,顿时有些慌,很快在拐角看到卿卿雪白的身影,她走过去,看见一壮汉挥剑正往卿卿身上去,她怒火中烧喝住他,同时踮步飞起一脚踹开了他的剑,壮汉被轲的内力震得后退一个踉跄。他喝多了,隔几步之外轲都闻得到此人身上的酒气。
  壮汉被轲一女子踹了一脚,很是生气,劈剑而来裹着劲风,硬碰硬轲自是不敌,抱起卿卿眨眼间闪出他的视野。壮汉一愣,似是酒劲上来晕了方向,不过也当真不是善茬,只晃了几秒后抬脚便追上了轲。轲留意到卿卿嘴上鲜红,以为受伤了,分神去看,壮汉的剑便到了头顶,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剑被另一把剑生生挡住,两柄剑相磕'铛'地迸出了火花。轲入目是一片樱色,又是那抹令人心安的樱色。
  木兰重剑挡下那一剑后便完全掌握了主动,实打实的连招逼的壮汉节节后退,他完全失了剑数。木兰收了手,微风下樱发轻扬英姿飒爽,那壮汉被木兰充满威慑的眼神瞪的酒气突然散了不少,这时兰陵几人也过来了,壮汉先收了剑。
  木兰回头去看轲,轲毫发无伤,怀里卿卿也没事,壮汉说是卿卿先咬伤了他,他才要动手的。轲冷冷地看过去,说卿卿不会平白咬人,定是他欺负了卿卿。那壮汉似还要说什么,被兰陵眼神噤声。原来这壮汉也是兰陵请来参与猎兽的人之一,名叫廉信平,在江湖上颇有名气,使得平阳剑法,只是嗜酒。
  兰陵在中间劝和,毕竟轲和卿卿都没事,木兰也算卖了兰陵面子,带了轲回席。兰陵亲自又送了几壶特酿给木兰,随后便吩咐开牢。顿时看台上安静下来。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