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五章

        “你怎么不点?”说着把轲的那盏递给她。轲摇头,
  “我没有愿望。”
  木兰闻言笑了,“放江灯是祈愿没错,更是一种体验。再说,你当真没有愿望?难道你不想记起自己的以前吗?”
  江边有夜风,吹动了眼前人的樱发,她笑的温暖,明眸皓齿。轲看着有一瞬间失神,鬼使神差便接过了莲灯。
  四人放好莲灯便沿着江边漫步,全是木兰和婵你一句我一句,另外两人安静听着,反应不大。
  走了一会儿,轲特意放慢了点脚步,并伸手戳了戳木兰示意,木兰顿时心领神会。两人落后了距离,婵早有察觉偷偷抿了笑。
  露娜垂眸沉默的走着,连握剑那手的摆动都很安分克制。婵特意换到了露娜空着手的那一侧行走,想着寻个机会牵她的手,可是机会难得。
  木兰不习惯安静,轲又不说话,故寻了个话头,“阿轲,你觉得她们两人如何?”
  “很好。”
  “我是问她们在一起。”
  “很配。”
  轲的反应让木兰有些惊讶,“可惜她们都是女子。”
  “那又如何。”
  两人停下,木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木兰侧头,轲看着江面,眼神专注。
  “你在想什么?”
  “卿卿。”
  “守约会照顾好她的。”
  “嗯。”轲也侧过头,眼神越过木兰看到了前面不远处两人牵了手,不由得心柔和了下来,眼睛弯了弯。木兰看着轲的脸发愣,轲收回眼神落到了木兰脸上,两人对视,谁也没有说话。
  夜风吹来彼此的味道,不知迷了谁的眼睛,也不知乱了谁的心跳。
  露娜不肯与她们回城东,终拗不过木兰,被木兰留在花府住。婵身份在,只好咬着牙看着露娜被木兰带走。
  露娜在都城有一套宅子,是魏王安排的,不过她几乎不住,府里下人常年见不到露娜几面,也不知道这个主子整日都去了哪儿,都比得上花府冷清了。木兰今早也没有多少把握能找到她,只是靠着当初与露娜谈话的回忆存着侥幸,谁知真的遇到了。
  花府,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木兰拎着两壶清酒寻了院里露娜并坐,
  “露娜,今日,对不起,不该骗你。”
  “无妨,将军莫要见外。”
  “我知道魏后找过你,虽不知她与你说了什么,但多少猜的出一二。”木兰对着壶灌了一口,“你要知道,魏后是魏后,貂婵是貂婵。”
  “将军,她是长公主。”
  “她是貂婵。对我们,对你,从不是什么长公主。”
  “将军醉了。”
  “露娜,她从不在意身份和头衔什么的,对她来说,你是露娜,只是露娜而已。”木兰叹了口气,“如果你是在意这个,那对她来说,不公平。”
  “将军,我送你回房早些休息吧。”
  “你知道我的酒量的,不必赶我。”木兰放下酒,盯着她的脸,“我问你,你喜欢她吗?”
  露娜沉默良久,拿起旁边一壶酒仰头一口,喉咙才渐渐舒服了一些。
  “我答应魏后,不再招惹她。”
  “谈什么魏后?我在问你,你是怎么想的?”
  “将军,这世间到哪里都要守规矩,离了大道,世人便容不下你。我本就漂泊冷遇,无妨。可她是这大魏的长公主,应受万人敬仰,肩上所负的也非常人能比,出不得一点差错。”
  “又是规矩!”木兰扣着酒壶,指节泛白,“你须得知道,她终是要嫁人的。你当真…甘心?”
  “也好。”
  露娜面色不改,木兰看着心里犯堵。她知道女人从军不合规矩,学堂或是军营都不许女人进,从十年前她就恨透了'规矩'二字,没有人知道她能成为天底下第一位女将军究竟吃了多少苦。
  “我最后只问你,你喜欢她吗?”
  露娜不答,执酒再仰头,一行清泪。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