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三章

        “我记得,她还是将军你护送的。”
        婵支着头欣赏木兰脸上难得的精彩,但笑不语。而后者惊得好似刚学会说话一般语不成句,'你你你'了个半天。
  “你认真的?”
  “嗯。”婵早就猜到木兰会是这反应,应该换谁都是如此,“所以,怎么办?”
  “你!你简直是疯了!”
  婵也不动气,自顾自又满了一杯,倒是木兰意识到自己语气有些失礼刚想道歉又听婵出声。
  “我也觉得我疯了。我知道她是质子,而且她同我一样是名女子。可是木兰,我控制不住去想她,那天我给她跳舞,她笑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她笑。木兰,你认识她,当知道她有多美。”
  “你醉了。”
  “她剑法十分厉害,我与她初见时她救了我一命,我瞒了自己的身份,可她还是知道了,便不再见我。木兰,我失去她了。”
  木兰知露娜为人,自然也知她心结所在,“那她呢?她对你是否……”
  婵笑,这酒有些苦涩。
  “我想见她。可我知道,她不会理我了。”
  木兰起了撮合之心。虽然不太懂婵喜欢一名女子是什么感觉,可是,想想这两人若在一起也挺好的。她要帮忙,婵喜上眉梢就差抱过来之前,轲回来了。婵重新坐直正色,眼睛不时往轲身上瞄,很快与木兰定好计划,端步离开。
  “这宫里吃食可合你口味?”
  轲点头,岂止是合口味。她甚至都想带回去也给卿卿尝尝。
  木兰眉眼带笑,“喜欢便好。”
  轲看着她的脸心下温热,突然一凛,抬眸便撞上了兰陵公子来不及收回的眼神,索性两人对视,一冷一沉,就在木兰顺着轲的目光也看过去时,兰陵瞬间换了脸色,笑得和煦。
  兰陵不喜轲,准确来说是不喜能站在木兰身边的任何人。且,兰陵觉得她很冰冷,摄人于十米之外不能近身,唯独对木兰除外,而木兰,木兰从不会对自己笑,但对轲笑的那样好看他很不喜欢。
  第二天一大早轲便随木兰出门了。她们住的是早先魏王就赏给木兰的一座府邸,在都城东部,远离繁华街市。按魏律,戍边之将是不能住在都城的,更别提在都城有府邸。而魏王是有意让她多回朝,一是卖丞相面子促一桩缘,二是为了哄宝贝长公主开心。以往每次回朝述职,木兰都是被硬留在长公主府住的,虽然同为女子没有什么,但终究说不过去,故而婵磨了许多口舌,魏王终是应了赐下一座宅子。花府特意与长公主府同建在东城,来往甚是方便。
  她们没有去长公主府,而是穿过都城中心最繁华的地界去了西南方向。两人有内息,故脚程很快轻盈如飞。早市的人声嘈杂被抛在身后,渐渐远离了街巷,轲也不问,亦步亦趋的跟在木兰身后。她们走了好久终在一处密林停下,所到之处荆棘丛生,看着荒芜许久了,也不曾有路。木兰抬脚继续走,轲留意到旁边树网上伏着的毒蛛,不动声色快走几步与前面的木兰靠近了些。
  耳边除了两人脚步与树丛的摩擦声还有各种虫子的动静,轲耳力佳,连蛇信都听到了。分神去扫视,下一秒被拉住胳膊撞入了一个柔软怀抱。轲惊得抬眸,木兰眼里带笑语气却也是惊魂未定,
  “你在想什么?也不注意脚下。”
  轲回头,身后草里藏了一方枯井,还不知道有多深,若方才真踏了进去定是要疼个好歹。
  “多谢。”
  木兰笑了笑转身继续走,“马上就到了。”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