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一章

       婵自那日连续三天溜出宫寻露娜四处游玩。她不知为何对露娜有别样的感觉,这和她与任何好友都是不一样的。但只纠结片刻,婵便将这种不一般归结于——对露娜相救的感恩和身为长公主对疆国质子的愧疚而已。
  露娜身手厉害,只要有她在,婵不论去何处心里都是安定的。渐渐的连丫头都不带了,几天里两人就着都城内外游了个遍,好生快活。
  那日阳光不燥,游湖见出水芙蓉美丽动人,婵兴起捻一枝在船头起舞,第一次见露娜笑,那时婵的心神便彻底被攫走了。
  好景不长,长公主经常私自出宫的事传到了魏后耳朵里,还得知了她连一个丫头和影卫都不带,然后婵就被软禁了。露娜一个人在清风湖边等了婵一天,天黑尽了才走。婵想尽了办法也翻不出那宫墙,就连公主府所有丫头侍卫也只能进不能出。无奈,她给露娜写了封信,好容易才收买了一个看守,让他悄悄送出去。
  魏后何等精明,非但截了信,还不动声色的打听到了露娜,立时勃然生怒。一疆国质女也妄想攀附金枝,定是心有不轨。魏后顾全到疆国才没有问罪,只派了人将露娜带进宫喝茶。
  露娜这才知道了那个温婉动人的女孩是这大魏的长公主,那个笑起来眼睛比哈什的星星还要亮的女孩那个第一次吃烤薯爱不释手的女孩那个被醋粉辣的耳朵通红眼泪汪汪的女孩那个送自己桃花的女孩那个偷笑着喂自己麻椒的女孩那个在船上执莲而舞的女孩,貂婵,原来是魏国的长公主,是魏政的女儿。
  她认得魏后,身为质子须每半年进宫朝拜奉礼,自是见过几次。此时看着魏后发觉与婵的眉眼是有几分相似的,露娜紧了紧手指,想来真是讽刺。她不想说一个字,也不想再抬头看魏后的脸。魏后也当真是多虑了,自此,自己便再不会去见长公主殿下,谈什么招惹?真是可笑。
  露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宫里回来的,她寻了家馆子吃了些酒。自入了魏国,她没有碰过酒,因为醉后没有人会照顾她,她怕自己醉着而被杀掉。可是今天从宫里回来,露娜想吃些酒,哪怕醉了,她就想吃些,不然怎么办?实在难受的紧。
  以前都不知道,这魏国的酒与哈什、那克的酒不好比,酒清,都没有一点味道,她一壶一壶的吃也不曾有什么感觉。哥哥以前总笑她酒量浅,却不知是疆国的酒太烈了,如果哥哥也尝到这魏国的酒就不会再嫌弃自己了罢。
  吃了个饱实在饮不下去了露娜才起身出了酒馆,夜风很惬意吹到脸上她难得弯了弯眉毛。不知怎么就到了西市,路过与婵初识的那道深巷,她脚步顿了顿,嘴角似笑非笑勾起一抹自嘲。忽的听到里面传来声响,有女子呼救,露娜无名火起踮脚几步过去,看清了动静拔剑拦腰斩了妄行色欲的那男子,走之前还细心的把人拖走免得吓到那姑娘。
  她这是第三次染血腥,前两次是杀的来刺杀她的刺客。这次是她冲动了。身为质子哪个不是过的战战兢兢,如有行差踏错半步不慎,就会惹来大麻烦,甚至连累到自己的国家。露娜不敢忘。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