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九章

        解了戎狄之患,长城得以消停,城内外十几个村镇感念至深。庆功宴,玄策生生吃了两斤青菜叶,吃的脸泛绿光。
  待宴罢,众将出,轲一人留下。木兰挑眉,
  “轲姑娘可还有事?”
  “将军,你说的赏赐…作数吗?”
  木兰闻言,笑,“自然!你说。”
  阿轲带着微醺的花木兰来到营外一隅,掀开草垛,轲抱起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狼崽。下毒那夜,她偶然发现它,一时不忍就带了回来。木兰一见,酒气顿时醒了大半,皱了皱眉。
  “我想请将军答应我留下它。”
  “你要养它?”
  “是。”
  月光下,木兰第一次觉得眼前的女子有了烟火气。木兰曾以为不会有什么可以让这个人动容的,她一直都是淡淡的冷冷的。可这样的她救了一只戎狄人的与她毫不相干的小狼,木兰看不懂她。
  在军中养狼确实不合规矩,而且狼性凶残冷酷,待它长大定会出事。可是,也许有酒气作用什么的,花木兰终是答应了。交代了她要小心后,木兰转身朝营帐走,身后叫住她,回头
  “将军,唤我阿轲。”
  阿轲抱着小狼冲木兰扬了扬唇角,木兰觉得那晚的月光好看极了,比太阳还要明媚。
  小狼是母的,阿轲给它取名卿卿。玄策每次听到有人叫它的名字总会起一身鸡皮疙瘩,但是迫于轲姐姐威压也不好说什么。
  北境说忙能忙的没空睡觉,但闲下来也是很要命。魏王似是体恤木兰在长城闲出毛病,一纸诏书宣她回朝参加国寿宴。
  木兰带了守约兄弟和阿轲回都城,轲本是不愿去的,卿卿只认她,不能丢下不管。但花木兰有意让轲多走走看看,多沾点烟火气,对她找回记忆有好处,咬咬牙将卿卿也带去了。
  阿轲以前的记忆还是一片空白,可是随着整日训练和与人切磋,她的身手渐渐找回。她觉得她自己的身体就像个百宝箱,永远藏有新奇等着她寻到。
  因为同是女人会方便许多,于是轲就代替了玄策影子的位置。玄策一百个乐意,因为可以有更多时间找哥哥,更重要的是,阿轲这女人身手进步太快,已经深不可测。如今,他和阿轲打只有吃亏的份儿了。
  魏王寿宴。众臣贺寿,献礼也是千奇百怪应有尽有,阿轲垂眸静立在木兰身旁出神,心里挂念卿卿,不知道玄策有没有又欺负它。忽然一人朝木兰走来,轲抬头起戒备。来人是一贵公子,长相英俊,身材虽然不及铠但是也可以。
  “木兰将军好久不见。”
  阿轲从他看木兰的眼神里看到很多东西,不过现下她并不想懂。木兰起身作揖,
  “兰陵公子。”
  “叫我兰陵就好。木兰此次在都城留几日?不知陵是否有幸邀美人共游雁湖。”
  “多谢公子,只是此次不曾久待,北境事忙,下次吧”
  他倒知趣,聊几句便回了。只是眼睛一直在木兰身上。
  突然,众人静,殿内暗,一道光自大殿顶上射出,只见一人似从天降飞落于殿中央,步曳婀娜,起舞翩翩,轻盈曼妙顾盼生姿。舞罢跪于殿下道'给父王祝寿'。众人沉醉不已,以为天女。此人便是魏王最宠爱的长公主——婵。婵舞绝天下,有闭月羞花之色。这支舞,轲看着也难得失了回神。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