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十章(铛铛铛副cp上线!Emm~说实话我写露婵比本命顺手是什么情况?)

        有心爱的长公主给自己献舞祝寿,魏王大悦,众臣敬酒。三巡过后,大殿里热热闹闹走动起来,长公主执酒盏朝木兰漫步过来,两人相别甚久,这一见自是说不完的话。轲头一次见木兰也能如此健谈,不由得挑了挑眉。
  两人音量不高,轲也懒得去听,于是悄悄退远了挑些吃食,免得无聊。婵过来一眼就注意到了轲,就问木兰此人是谁,难得听她花木兰夸身边人,可是显然木兰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精彩,婵便也不打算戳破。不过令婵诧异的是轲对自己这个长公主视而不见更有甚者,她退老远了去寻吃食。换别人巴结都来不及,这般性纯爽直的人,婵当真少见。不由得多看了轲几眼。
  和木兰约好了第二天到西市同游,婵便早早离席了。魏王过寿是国宴,这整个都城甚至大半个天下的王亲权贵都来了,可偏偏那人又没来。
  自从那天失了与露娜的约,她就不再与自己来往了。婵知道露娜不会因为这个就生自己的气,婵甚至在城里找了她几天当面去问。原来,不是婵不好,而是长公主三个字分量太重。足以生生地隔断与她的一切。
  “小街上繁杂粗陋实在不能入目,长公主殿下,请早些回宫吧。”
  “你,叫我什么?”
  “长公主殿下。”
  看着眼前俯首行礼的女子,婵伸出的手悬在半空,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声音还是一贯清冷,可婵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初识就在西市。听闻这里每年逢乞巧必有灯展和夜市,热闹至极甚是有趣,婵就换了常衣溜出宫去,想着看看热闹就回来,身边就只带了一个贴身丫头。前半个时辰婵玩得尽兴不亦乐乎,可是后来她的钱袋子不知怎么就没了,丫头慌忙去寻一时没注意便撞到了一行地痞身上。
  婵咬牙后悔为什么不让影卫跟来,本以为这大魏都城脚下当一派正气,谁知天底下到哪里都有无赖。丫头还算稳重,没有因害怕而失态,回头拉上婵便跑,可两人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婵还是娇生惯养的长公主,哪里跑得过这几个地痞。几步就被他们追上,丫头用身体去护着婵不被他们动手动脚,可是婵的模样实在祸水,此次出宫又没有刻意遮盖,这几个地痞眼睛都直了。那街上虽人来人往,却都好似没有看到她们一般,婵心寒不已。
  眼看两人要被拖入深巷时,一道清冷的声音自他们身后响起,随后月光般的印记亮在几人脸上,下一秒婵就听到耳边一片哀嚎,缚在身上的几只手都退开了。婵松了口气,待看清来人,婵第一次知道心动是什么滋味。可是,对方却和自己一样是女子,这让婵不知所以。
  几个地痞子的手被她砍了,就在刚刚一瞬间。婵抬头打量这个女子,她身量高挑比自己高出很多,与木兰相仿却要比木兰纤瘦,一头银发月光下格外炫目。
  丫头上前行礼致谢,婵也走近,看清了她的脸。此人清丽非常,五官挺翘而深刻,十分标志。可婵看着只觉不似中原人长相,倒像是苗疆或者异域人。
  婵留了此人,定要答谢。她的钱袋子没了,可丫头身上的还在,于是想着好好请人一顿。几句言语之间,婵便发现她当真清冷的很,话也少,可是总能感觉得到此人的温柔。
  原来她当真不是中原人,而是疆城送来大魏的公主,名唤露娜。婵笑得便有些吃力,她听闻疆城送来的质子被宫里人苛待,在外还不免会受权贵们的气。此时,她看着露娜神色自若的抿茶,不由得心疼的厉害。可她终究没有对露娜如实告知自己的身份。因为什么,她也说不清,总之现下,能瞒着便瞒着。
  “本………小女子貂婵,刚才多谢相救。”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