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七章

       翌日清晨,轲随木兰进了军营。她未曾到过演武场,也未曾见过这许多大汉光膀操练,下意识偏开头安静的跟在木兰身后。木兰面色不改在前穿行,于高台停,负手而立。
  看了一会儿,目光一凝忽而回头,见轲垂着头看不见表情,而耳根上了颜色,不由得心里暗骂了自己。
  “不好意思,轲…姑娘,失礼了。”遂转头高声对台下众将士说“都给我把衣服穿好了,不像样子!”
  轲略诧异,抬眸,逆着晨光,微风拂起面前人的几缕发丝。她的背影远不及男人伟岸,线条也没有那么硬朗,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纤瘦肩膀那么多年冲锋陷阵征战沙场,扛起了整个北境。她总是令人心安,到底是女人,轲突然觉得将军…也温柔啊。
  巡视完,木兰带着轲上了长城。城上十步一哨,兵姿端整精神。轲正看着,忽的面前飞来一人神出鬼没的,轲下意识竟是摸了腰间,可是腰间空空如也。木兰回头将这人一把拎了走,这人目光如炬仍锁在轲的脸上。轲打量这人,在男人中算是娇小的身材,长的倒算清秀可是一头炸毛,走路也没个正经。约莫十几岁样子。几步远外一人向这边打招呼,
  “将军来了。今天这么早?”
  这男人声音甚是好听,轲抬眸望去,此人倒是高大,虽不算壮硕可身材很不错。银发蓝眸,五官英挺十分俊朗,像是异域人。
  “嗯,苏大叔人呢?”
  “在角台。”
  “玄策,你去叫他来。”木兰又抬头冲不远处瞭望塔招手,“守约!”
  片刻,人到齐。木兰给轲做了介绍,这四人是花木兰的守卫队,独立于军队由她直接管辖。苏烈和守约轲见过,而这小炸毛叫玄策,与守约是兄弟,银发的是铠。轲,以后便是这小队第五人。
  “不行!木兰姐,她这么弱怎么执行任务!”
  “将军,我也觉得太冒险了”
  “我心意已决,你们想试她就试,不过不可过分。守约,她就交给你了。”
  木兰交代后返军营,轲被领进塔楼用早饭,几人围坐。轲话少,问一句答一句,但玄策却是个话痨,几人一顿饭便把轲的事知道了个清楚。
  “我们长城守卫队怎么一个两个都失忆了?”
  守约手肘捣了捣自家弟弟,示意其噤声。
  轲听着不解,原是这银发男人也失了忆。半年前被木兰救,予重任。铠这名字,也是花木兰所起。轲借喝粥,嘴角扬了扬,幸而自己记得名字。花木兰这人,还真是…心善。枉自己以前还觉得她总是很凶。
  长城西北有戎狄扰边民,狄人擅驯兽,与狼共嚎与虎同行。但因其出没无常,诡谲狡诈,守城将士无计可施烦不胜烦。苏烈和铠领兵与其交战数次皆失手而归。非不敌,实狄人狡猾之极。木兰忧不能食,一日,召众将于将军营议事。
  “先生,依你看当如何?”
  “将军,戎狄多游牧,重地形,迁徙为生,不仅要养自己还要养兽。眼下要入冬了,若无粮,便熬不过大雪。只能抢村民屯粮和家畜。依白看…”
  “白先生是要说戎狄也可怜,让我们就这样坐视不管?!”
  “玄策!”守约朝白拱手,“白先生请继续。”
  白笑,不以为意。
  “依白看,治戎狄须先制兽。兽不比人,虽凶恶却也愚笨。”白自袖中取一布帛呈于木兰,“白前几日派去的探子来报,狄人现占在长城北五十里明乔村。是戎狄中的长狄一部,与戎狄的赤狄、白狄部落不同,长狄部人最少,因精于驯兽而与戎狄中新兴而起。”
  “先生之意…”
  “可派一支夜行,先毒凶兽,长狄则不足为患矣。”白摸出腰间葫芦启开,“只是此行凶险且颇要身手…”
  “末将愿去!”铠上前,目光灼灼。随后紧跟着,黑压压站起来一片都要去。
  木兰摆手众人坐回。白懒懒地灌了口酒,忽瞥见角落红裙少女垂着眸子自进帐便缄默不言,眉间淡然旁若无人。白勾起唇角。木兰见,心中奇怪。
  “先生可是有人选?”
  白摇头,继续饮。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