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Z

第二章

          这一去,淮水之战打了半年,轲的茶花如今临的都有模有样了。魏王手下多善战者,而荆王到底文治有余,将少。荆轩年纪尚轻,虽足智多谋,但经验不足,终败给了魏国老将典韦。荆国丢了淮水之界连临城一并失守。自古战事残酷,一旦失败,便是死亡。
  荆国王长子荆轩战死,荆王大恸,王后病倒。轲抱着王兄玉玦整整哭了两日,公主府闭府。终在第五日,荆王着公主觐见,公主府开府挂白。轲砍茶花,烧茶画,面色变,初起杀意。
  轲知王兄宽厚心善,像极父王。典韦用计,百姓为饵,荆轩知险犯险身不由已。
  从宫出,遇轩灵柩仪仗归。鼻酸的紧,咬牙忍住眼前模糊,挺拔而立令脸色如常,玉玦硌的手心生疼。
  “王兄,轲儿接你来了。”
  灵堂里跪了三日,荆轲终没有流一滴泪。从陵墓回,轲性情变。从前荆国人尽皆知嫡公主天真烂漫,聪慧可爱,颇爱笑,一笑倾城。可从见到荆轩灵柩那一刻起,那位会笑的嫡公主便没了。此后,荆轲,再不会笑。
  王后身体无碍后,轲便走了。荆王昭告天下嫡公主悲痛欲绝一病不起,于公主府闭府休养。鲜有人知荆轲离宫上了姽以山,拜入姽以门下。
  姽以善刺,以暗杀著名。但相传三不杀,一是清官,二是孕妇,三是不满幼学者。江湖上姽以之名美恶参半,其实力深不可测。
  轲入门刚满幼学,东皇不知是荆国嫡公主,初见只觉她杀气摄人尚不懂隐藏,轲瞳孔暗红,处夜,则发光。在同批弟子中印象深刻。
  逢试炼,轲数次起于血泊胜于同门。一年习得进阶心法,着提两级。第二年,考得上阶首位,只身取拜火教副堂主项上人头,破清风寨被围困三日后仍顺利而归。件件入东皇耳,于入姽以山第三年被东皇收为弟子。
  

评论(2)

热度(8)